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草帽少女鲁夫v.s皇帝波雅‧汉考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草帽少女鲁夫v.s皇帝波雅‧汉考克
(1  这裏是处在无风地带的亚马逊‧百合,这裏是一个只有男人没有女人的国家,统治这个国家的皇帝正是王下七武海的波雅‧汉考克,吃下迷恋果实的恶魔果实能力者,同时也是这个国家最英俊、最有智慧的九蛇海贼团的船长。  他与另外两个弟弟一起统治着这个国家,三兄弟之间藏着就算死也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曾经是天龙人的奴隶。  而这个秘密却被眼前这个入侵到这个国家的女人──草帽鲁夫知道了,爲了镇守这个秘密,汉考克的两个弟弟和鲁夫展开了一场对决,吃下蛇蛇果实的两个弟弟一度把鲁夫逼到死角,却因爲桑达索尼亚的衣服不小心被玛莉歌德的火焰烧毁,就在背上的烙印快显露在衆人面前时,草帽鲁夫用她的身体阻止了那个烙印出现在衆人面前,保住了三兄弟长年以来用尽心机镇守的秘密。  爲了报答鲁夫的恩情,汉考克答应隔天一早要让鲁夫搭乘海贼船到夏波帝诸岛与伙伴会合,鲁夫满心期待白天的来临,汉考克看到鲁夫这幺急于离开而满心不悦,心情莫名糟乱的汉考克在心中那种奇怪感觉的折磨下病倒了。  曾经是亚马逊‧百合皇帝的纽伯伯对于汉考克这种病状感觉非常熟悉,却又不敢下定论。  此时,鲁夫爲了救被关在推进城的哥哥艾斯(个人私心吶!),不顾汉考克正病着,她要求汉考克带她去推进城。  在看到汉考克以食指勾起鲁夫的下巴,并邪邪地用非常有磁性的声音,笑着对鲁夫说:「我答应妳。」时,纽伯伯非常确定汉考克得的是相思病,并且指出鲁夫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女人。  隔天,鲁夫在汉考克的协助之下,离开了亚马逊‧百合,搭上了海军的军舰前往深海大监狱‧推进城。  要搭上军舰时,汉考克让鲁夫躲进他的披风裏,汉考克爲了保护鲁夫,在满是女人的军舰上,非常小心翼翼地移动脚步。然而鲁夫丰满的胸部不时摩擦着汉考克健壮的背部,弄得汉考克身心都痒痒的,但还是表现的非常镇定。  进入房间后,鲁夫终于可以自由活动了,正当她开心的时候,汉考克捂住她的嘴要她小声点,面对汉考克自然散发的男人气息,鲁夫微红着脸点头答应。  饭后,汉考克优雅地喝着红茶,笑咪咪地问鲁夫:「鲁夫,说说艾斯是怎样的一个哥哥?」  鲁夫笑着说:「我和艾斯从小一起长大,他比我早三年出海,艾斯他是一个很好的哥哥,他有一个粗壮的臂膀,力气很大,我常常打不赢他,他真的很强,总之艾斯是一个很可靠的哥哥。」  「这幺说,妳很喜欢他啰?」  「艾斯是我最喜欢、最尊敬的哥哥,所以我一定要把他救出来!」  「妳喜欢艾斯胜过妳的同伴?」  「嘻嘻!不论是艾斯或是我的同伴,我都很喜欢,艾斯是不可缺少的家人,同伴是跟我一起出生入死,两边我都很喜欢!」  「哦!那可以说说妳和妳同伴之间的冒险故事给我听吗?」  「可以啊!不过该从哪裏说起勒?每一段冒险都很精采耶!」  「那就先说说妳有哪些同伴吧!」  「这样啊!有索隆、香吉士、骗人布、乔巴、佛朗基、布鲁克、娜美、罗宾,他们都是一群不可缺少的好伙伴呢!」  「娜美!?罗宾!?妳同伴裏有两个男人?」  「是啊!他们两个真的很厉害喔!对了!薇薇也是伙伴之一,不过他是阿拉巴斯坦的王子,所以就没有跟我们一起出海了,但是我们约好了,等航行一周后要再回去找他,因爲我们是伙伴嘛!」  此时,汉考克听到娜美、罗宾、薇薇的名字时,不禁晴天霹雳。  他的脑袋中不断幻想着鲁夫和他们相处的情形。  『小鲁夫,今天一定要让妳叫我哥哥。』娜美右手勾起鲁夫的下巴,左手抚摸着鲁夫的脸颊,两人鼻尖抵着鼻尖,娜美露出邪魅的笑容。  『鲁夫,妳今天就屈服吧!我们一定会让妳欲仙欲死的。』罗宾从后面抱住鲁夫,亲吻着鲁夫的右肩。  『鲁夫,来当我的王妃吧!我会满足妳的。』薇薇握着鲁夫的右手,并舔吮着鲁夫的手指。  『嗯……你们要……温柔一点喔……』鲁夫露出腼腆的害羞神情,右边的衣服被拉下,露出细緻的右肩。  『叫声哥哥来听听吧!亲亲小鲁夫!』  『娜美哥哥……罗宾哥哥……薇薇哥哥……啊……』  汉考克脑袋裏一直幻想着后面的剧情,鼻血狂喷。  「不、不行!这太超过了!难道除了我之外,那三个男人也爱着鲁夫?」  看着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看着手中生命纸的鲁夫,鲁夫对着手中的生命纸,表情沈重地说道:「艾斯,你一定要等我,我马上就到!伙伴们,抱歉了,再等我几天,我一定会回到你们身边的。」  鲁夫的那一句「我一定会回到你们身边的」一直在汉考克的耳边徘徊不去,在他眼中,鲁夫说着这句话的表情不是沈重的,而是腼腆害羞的,在汉考克听来,这句话是对着那三个男人讲的。  「不!不行!要叫哥哥,也只能叫我汉考克哥哥!鲁夫可是要成爲我亚马逊‧百合的皇后,怎幺可以把鲁夫让给那三个男人!」汉考克在心中这幺决定。  伶俐的双眼看向鲁夫,汉考克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鲁夫压制在沙发上,他用右手牵制住鲁夫纤细的双手,知道鲁夫橡胶果实的能力,汉考克用他的左手按住鲁夫的大腿。  鲁夫被汉考克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你、你怎幺了?干麻压着我?」  汉考克将脸逼近鲁夫,他露出邪邪地笑容:「鲁夫,妳,成爲我的人吧!」  绝美的容貌让鲁夫情不自禁地脸红了:「你说什幺傻话啊?快放开我!」  「怎幺能让妳回到那三个男人的身边呢?妳就乖乖的成爲我的人吧!」汉考克用细长的左手手指抚过鲁夫的脸颊、嘴唇,他笑得越发邪魅:「而且,不管我做了什幺,不论是把他们都石化也好,或是强要了妳也好,世人都会原谅我的,这是爲什幺呢?就是因爲我太英俊了,所以,鲁夫,别做无谓的抵抗了,今天妳就成爲我的人吧!」  说完,趁着鲁夫张嘴要说话时,汉考克用吻让鲁夫吞回要讲的话,汉考克的舌缠绕着鲁夫的小舌,吸吮着鲁夫嘴裏的蜜汁。  「呜……嗯……嗯……」鲁夫想反抗,却发现自己越来越使不出力气。  汉考克不理会鲁夫的反抗,他越吻越深,把鲁夫的嘴唇吮得红肿。  太甜美了!果然是我看上的女人!  汉考克用吻试图攻陷鲁夫,但他的左手也没閑过。  原本在鲁夫脸庞来回抚摸的左手往下探索,轻柔地抚揉着鲁夫丰满的胸部,隔着一件单薄的背心,汉考克不断挑逗着鲁夫。  「嗯……」鲁夫红透了双颊,原本僵硬的身体渐渐软化。  见鲁夫不再僵硬,汉考克将抚揉胸部的动作改爲集中挑逗鲁夫的乳头,在汉考克又捏又压又揉的攻坚下,乳头慢慢地硬挺了起来,但汉考克却没因此而停下手指的动作。  「舒服吗?我亲爱的鲁夫。」一阵深吻后,一条银丝牵连着两人的唇舌。  「不、不要这样……嗯啊……」  「不要吗?那这样呢?」汉考克用他的膝盖去顶住鲁夫的私处,并且若有似无地摩擦着。  「啊……那裏……啊!不要这样……嗯……」被汉考克这幺一顶,花蒂受到刺激,一阵电流瞬间在鲁夫体内流窜。  解开鲁夫背心的钮扣,脱去鲁夫仅仅遮住两点的胸罩,汉考克放开对鲁夫的禁锢,两只手专心地对鲁夫那对丰满的胸脯又是爱抚又是舔咬,弄得鲁夫呻吟不断。  「嗯啊……不要咬……痛!!啊……」  「鲁夫,不要叫太大声喔!外面会听见的。」语落,汉考克又再次吮吻鲁夫,这次他没有要命似的深吻鲁夫。  吸吮一下鲁夫口中的甜美后,汉考克从耳垂、颈部、锁骨、乳房、乳尖、小腹一路往下吻,脱去鲁夫的裤子,隔着一件单薄的内裤,汉考克用舌尖不断刺激着鲁夫的花蒂。  「啊!!唔……嗯……」惊讶地一叫,鲁夫想起刚刚汉考克说的话,赶紧用双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大声叫出来。  「不反抗了吗?鲁夫,妳这裏,好香。」汉考克手指和舌头并用,在鲁夫的私处又舔要爱抚,弄得鲁夫呻吟声连连。  鲁夫被汉考克这样舔弄,内裤很快地就湿了一片,「鲁夫,妳湿了。」  「才、才没有……不要乱讲,啊!!!」手指在花蒂周围不断画着圆圈,并不时戳着花蒂给予刺激。  「还嘴硬,妳就承认有什幺关係,不过,妳这样好美。」解开绑在屁股两旁的带子,把内裤往旁边一扔,鲁夫现在一丝不挂地呈现在汉考克眼前。  看着鲁夫波光粼粼的蜜穴,汉考克伸出舌头去逗弄阴唇,并将舌头探入蜜穴,沁取更多蜜液。  「啊……那裏不行……嗯啊……好、好奇怪的感觉……」鲁夫推着汉考克的头,身体慢慢地发热,从下体传来的舒服感让鲁夫无所适从。  汉考克拨开鲁夫推拒的双手,他托起她的翘臀,让舌头探得更深。  「唔……嗯……我那裏变得好奇怪,哈啊……裏面好痒……」这是什幺感觉?好舒服……但是也好空虚……  蜜液不断从蜜穴流出,汉考克灵活的舌头不断在内壁搅着。  他很满意鲁夫现在这个样子,忍着下腹的胀痛,汉考克以手指代替舌头,慢慢插进鲁夫的蜜穴,并且不断来回抽插抠着内壁。  「喔……」感受到汉考克的手指在自己裏面抠弄着,鲁夫的空虚被小小满足了一下。  「嗯……嗯……啊啊……」好、好舒服……但是不够……  噗滋!噗滋!  汉考克的手指在鲁夫内壁的某个点不断地抠着,蜜水随着手指的抽插而越流越多,将沙发弄湿了一大片。  「舒服吗,鲁夫?」  「舒……舒服……嗯啊……嗯……」  「那这样呢?」汉考克加速手指抽插的速度,疯狂地抠着内壁。  噗滋!噗滋!噗滋!  「嗯啊啊啊……太……太刺激了……啊嗯……好舒服……喔阿……慢、慢点……太快了……」  好奇怪的感觉……下面被手指插的好舒服……怎幺办……我还想要更多……好舒服的感觉……  「啊啊……舒服……好舒服……嗯啊啊……我……我快不行了……好奇怪的感觉……啊……好像……嗯……好像有什幺东西要出来了……喔嗯……啊啊……」鲁夫不自觉地扭着腰,似乎想获得更多。  不够……我还要……我还要更多……  掏水声随着手指抽插的速度而越来越大声,蜜水也越流越急,鲁夫的内壁不断地收紧。  看着这样的溼度,汉考克停下手指抽插的动作,对着沈浸在情慾中的鲁夫邪魅地一笑:「还想要吗?」  「嗯……哈……哈……」怎幺停了?不要停……好难受……下面好难受……  对于汉考克停下抽插的动作,鲁夫一脸困惑,身体不断发热,下体的空虚让她非常难受,扭着腰,她想要填补这样的空虚,汉考克却在此时抽出手指,看着鲁夫此刻的模样,他满意极了。  好美……好想快点进入她的裏面……  「我……我下面好奇怪……好难受……」鲁夫用迷濛带着雾气双眸看着汉考克那英俊绝美的容貌。  鲁夫这副娇羞的模样让汉考克看得血脉喷张,他低头亲吻着鲁夫的唇,抓着鲁夫的手往自己下体摸去,「很难受吧?想不想要这个呢?它可以满足妳喔!」  「想……」摸着汉考克涨大的棒子,她曾经看过索隆被罗宾的这个弄得一脸满足,所以她知道这个东西可以满足她。  「想要的话,妳就好好伺候它,只要让它高兴,我就会满足妳的需求。」汉考克靠坐在沙发上,他将遮住前方的长袍拨到旁边。  这样的角度,他清楚地看到鲁夫的蜜穴不断地收缩,蜜液不断地流出,这样的景象更是刺激到他高涨的慾望,勃起的棒子又将裤子撑得更高了。  涨得好痛!好想快点进入鲁夫的蜜穴,这样她就永远是我的人了。  鲁夫坐起身,看着涨大被撑高的裤子,鲁夫虽然害羞,但下体的搔痒空虚已经让她不管这幺多了。  她跪在汉考克双腿之间,隔着裤子,鲁夫的手不断摸着被撑高的顶端,「嗯……我……我不会做……」  「唔……」鲁夫的抚摸让汉考克更加兴奋,「妳光这样摸着它是不行的,我教妳怎幺做,但妳只能对我一个人做,知道吗?」  「嗯……」  他的弟弟涨得好痛苦,好想要马上扑倒鲁夫,好想要马上进入鲁夫温暖的小穴,但他更想看到服侍他的模样,「妳必须先帮我脱掉裤子。」  解开裤头,鲁夫笨拙地脱掉汉考克的裤子,被紧身内裤包覆着的棒子似乎又更加涨大了。  「现在妳摸摸根部,然后摸摸棒子,在摸摸它的头。」紧咬着牙,汉考克享受着被鲁夫服侍的感觉。  鲁夫听话地用双手从根部慢慢抚摸到顶端。  这幺粗大的东西让鲁夫的脸有如鲜红苹果的般红润。  「嗯……这样摸,妳有什幺感觉?」  「它好大,而且……还热热的……」  「妳亲它这裏和这裏,然后说妳感觉到什幺。」汉考克指着棒子和顶端。  鲁夫照着汉考克说的,低头亲了棒子和顶端,「它……好像在跳动……」  「鲁夫,妳坐上来。」  在汉考克的引诱下,鲁夫坐在他身上,棒子刚好抵在蜜穴,这中间仅隔着一条单薄的内裤。  「嗯啊……好奇怪的感觉,嗯……」  双手放在鲁夫两边的粉臀,他固定好鲁夫的姿势,不让鲁夫乱动,「喜欢这种感觉吗?」  汉考克双手微微往下压,正好刺激到抵着棒子的蜜穴,「啊!!喜……喜欢……」  「吻我,然后,慢慢脱掉我的衣服。」  捧着汉考克的脸颊,鲁夫将唇贴在汉考克唇上,并伸出舌头与汉考克缠绕。  她的手慢慢地解开衣服的釦子,褪去汉考克的长袍,汉考克结实的身体曲线呈现在鲁夫面前。  「嗯……」鲁夫更加贴紧汉考克的唇,她的胸部也抵住他结实的胸膛。  「这样抵着它,舒服吗?」微微地推着鲁夫的粉臀,让蜜穴和棒子摩擦着。  「嗯啊!!舒服……嗯……」光是这样摩擦就这幺舒服了,酥酥麻麻的,她觉得她的小穴更湿了。  靠在汉考克的胸膛,鲁夫不断喘息着。  「这样啊!把我的内裤脱掉吧!它想和妳打声招呼。」汉考克笑得越发邪魅。  鲁夫起身离开汉考克的胸膛,她回到刚刚的位置,看到内裤上沾有她的蜜汁,这让鲁夫更加觉得羞愧。  她伸手将包覆住棒子的内裤脱掉,粗大的棒子在鲁夫眼前直挺挺地晃动着。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完整的棒子,比小婴儿的手还细小一点,顶端跟香菇头好像,而不断跳动。  看到这幺粗壮的棒子,鲁夫的脸更红了,她赶紧低下头不去看这幺粗大有精神的棒子,却还不时偷偷瞄了几眼。  「害羞啦?真可爱!鲁夫,用妳的手握住它。」当鲁夫的手握着他的巨棒,汉考克倒抽了一口气,「妳觉得它可爱吗?」  鲁夫感觉到手中棒子的灼热、硕大,她急忙想放手,却被汉考克一手握住,「它……它好烫,而且……而且……」  「而且什幺?」  「而且,它……它一直在……变、变大。」想收出手,汉考克却把手握得紧紧的,她抽不回来,只能这样一直握着。  感觉到棒子在手中不断变大,鲁夫的表情越是娇羞。  她想起以前看过罗宾用他的棒子插着索隆的景象,想到等一下这个棒子也会进入自己的身体时,她的身体不断发烫,更多的蜜液沿着她的大腿流出,滴到地上。  「嗯……我的身体……好热……」好想要快点让它进来……  「想要它?」  「嗯……」鲁夫点点头。  「现在还不行,妳必须让它高兴才行,妳必须像这样……」握着鲁夫的手,汉考克带领着鲁夫上下套弄着棒子,「妳要这样弄它,它才会舒服,知道吗?」  鲁夫点了点头,汉考克放开握住鲁夫的手,让鲁夫去套弄着棒子。  纤细的小手上下套弄摩擦着棒子,只见棒子不断涨大发热,「它好烫……我快握不住它了……」  「啊……」重重的喘息声,汉考克非常享受被鲁夫套弄的感觉,「很……很大吧!握不住,就用妳的胸部围住它,然后像这样弄。」  「嗯……」鲁夫托起丰满的双峰,将棒子围夹在双峰之间,就像刚刚用手上下套弄一下,鲁夫用双峰套弄摩擦着巨棒。  鲁夫笨拙地套弄让汉考克喘息声不断,「哈……哈……很好,就这样下去……啊……」  好舒服……原来乳交是这样地舒服……  棒子的顶端因鲁夫的摩擦而慢慢溢出乳白色的液体,这种液体润滑了乳房和棒子彼此摩擦之间的不适感。  「不错,有进步了,嗯……伸出妳的舌头舔一舔顶端……」  鲁夫伸出丁香小舌轻轻舔着棒子顶端,她若有似无地舔过溢出乳白色液体的小洞,这让汉考克狠狠地倒抽了一口气,「含……含住它,用妳的嘴巴取悦它。」  放开胸部,鲁夫把它含在嘴裏,舌头不经意地舔着它,但是鲁夫不知道这样含着它后,自己该做什幺,只能这样含着。  正当她无措时,汉考克双手捧着鲁夫的脸颊,自己上下套弄着,鲁夫就这样不断吞吐着棒子。  「啊哈……这样做……不要用牙齿咬……知道了吗……」放开双手,汉考克让鲁夫自己动作。  太舒服了,虽然鲁夫很笨拙,但她含着棒子的嘴巴真的很舒服。  两手握住棒子,鲁夫照着刚刚的动作吞吐着棒子。  「呜嗯……嗯……」吞吐着棒子,鲁夫觉得它又变大了,嘴巴快含不住了。  听到汉考克重重的喘息声,鲁夫将双腿微微张开,蜜液又从蜜穴裏不断涌出。  他……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温热的舌头在嘴巴裏贴着棒子上下摩擦,鲁夫柔软的双峰随着上下吞吐的动作不断地撞击到汉考克的根部,这样的双重刺激让汉考克就快把持不住了。  快射了!  汉考克捧着鲁夫的头,他摆动着腰,让自己的棒子在鲁夫嘴中不断加速。  「唔……快、快射了……唔嗯……唔唔……」  鲁夫被汉考克这样粗暴的动作弄得很难受,想吐掉嘴裏的棒子,头却被汉考克紧紧捧着,让她只能这样继续吞吐着棒子。  「呜……呜嗯……」喉咙……喉咙被顶的好痛苦……  「哈啊……唔……射、射了……唔!!」往上一顶,汉考克将滚热的精液全数射进鲁夫的嘴裏,一波又一波,待射出最后一滴精液后,汉考克满足地放开固定鲁夫头的双手,把棒子从鲁夫的嘴巴裏抽出来。------------------------------------(2)  好腥!好多!  小小的嘴巴塞不了汉考克过多的精液,白色的精液从鲁夫的嘴角慢慢溢出。  满嘴的精液让鲁夫下意识想把它吐出来,不料,汉考克却擡起鲁夫的下巴,让鲁夫仰着头,「吞下去,别浪费了,妳要记清楚,这就是我的味道,知道吗?」  仰高的头让鲁夫只好把精液吞了进去,汉考克见状,他开心地一笑,低下头,吻着鲁夫的唇,舌头在鲁夫嘴裏与她的舌缠绕着,共享着残存在鲁夫嘴中的精液。  汉考克给鲁夫奖励的深吻,他深深吸吮着这张令他着迷,且让他血脉喷张的小嘴与小舌。  「鲁夫,妳很棒,弄得我好舒服。」  「嗯……」  看着鲁夫涣散迷离的表情,汉考克不曾软化的棒子又开始涨痛,而且涨得比方才更大。  「吼……」低吼一声,汉考克把鲁夫甩到旁边的沙发上,他压在鲁夫身上,硬挺的棒子顶着鲁夫的小腹,「鲁夫,妳真的太诱人了,感觉到了吗?它比刚刚又更大了。」  感受到棒子顶着自己的小腹,鲁夫瞪大了双眼,惊讶它的勇猛。  比刚刚大好多,比小婴儿的手还粗上一倍,鲁夫顿时对它産生了些许的惧怕。  汉考克把手指伸向鲁夫的蜜穴,在穴口与花蒂之间来回摩擦,「妳已经这幺湿了啊!」  「嗯啊……嗯……不……不要这样……刺激人家……」  氾滥的淫水沾满了汉考克的手掌,汉考克用巨棒在鲁夫的小腹重重顶了一下,「想要它了吗?」  「想……想要……给我……嗯啊……」  「妳想要什幺?」忍着涨痛,汉考克仍旧不住地对鲁夫恶作剧一番。  「给我你的那个……啊……别……别揉了……太刺激了……啊啊……」花蒂被汉考克捏了一下,鲁夫禁不住地尖叫了出来。  「那个是什幺东西?妳不说清楚的话,我怎幺给妳。」  「给我你的大棒子……求你……啊啊……给我……我快受不了了……」  「妳要我的大棒子做什幺?」  「我……我要你的大棒子……喔……插……插我的……嗯啊……小穴……」揉着自己的胸部,鲁夫咬着手指,精神又开始涣散。  「叫我的名字,然后求我满足妳。」  「汉……汉老克……嗯啊……」  「不是喔!我的名字,妳知道的。」汉考克又重重地顶了鲁夫一下。  「求……求你给我你的棒子……汉……嗯啊……汉考克……求你快点……给我……小穴……好难过……」  「叫哥哥,叫哥哥的话,我就满足妳。」在鲁夫的耳边呼热气,汉考克也忍的相当辛苦。  汉考克在她耳旁呼出的热气和顶着小腹的棒子以及摩擦小穴的手指成了三重刺激,鲁夫身体颤抖了一下,勉强撑开水汪汪的眼眸看着汉考克,「汉考克哥……哥哥……求求你……快给我你的……你的棒子……我好像快死了……嗯嗯……」  勾起嘴角,汉考克终于听见鲁夫叫他哥哥,并且哀求他满足她,这幺辛苦的忍耐总算没有白费了。  他掰开鲁夫的双腿,汉考克置身在鲁夫的双腿间,手撑在鲁夫左右肩膀的旁边,滚烫的棒子抵着蜜穴的穴口,「妳好可爱!没错!妳会死,我会让妳欲仙欲死,这是给妳的奖励,好好感受我的棒子,妳会爱上它的!」  咕噜!  汉考克慢慢挺直腰桿,巨大的棒子撑开鲁夫的窄穴,慢慢进入她的身体。  「啊……」  「好紧!」纵使有爱抚过蜜穴,纵使有大量蜜液润滑,但自己硕大的棒子在进入蜜穴的时候还是受到层层阻碍,鲁夫的蜜穴不断收缩,不仅加重了进入的困难,他的棒子也被这收缩的小穴夹得很痛,「唔!鲁夫,放鬆,妳夹痛我了,乖,放鬆。」  咕噜!咕噜!  「啊!!好痛!快出去……啊!快、快拔出去,好痛……」前端的香菇头才刚进入,未从嚐过禁果的鲁夫因被巨大的香菇头撑大蜜穴而痛得受不了,她推着汉考克的身躯,要他快退出她的身体。  若不是因爲鲁夫疼痛的呼喊,汉考克差点以爲已经有人嚐过鲁夫的美好了。  「乖,身体放鬆,很快就不会痛了。」他弯下腰抱着鲁夫,并抚摸着鲁夫的敏感地带,试图缓和鲁夫的情绪。  汉考克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进入的动作,爲了不再让鲁夫这幺疼痛,汉考克减缓进入的速度,他以非常缓慢的速度慢慢地进入,直到被一道膜阻碍爲止。  我的鲁夫还是处女……  汉考克非常高兴自己竟是第一个夺走鲁夫童贞的人。  「好痛……我不要了……求你快……求你快出去……好不好……呜……」紧紧抱着汉考克,鲁夫梨花带泪的求饶。  看着鲁夫的眼泪,汉考克满心不捨,心疼地吻去鲁夫的眼泪,他紧紧地将鲁夫拥在怀裏,收紧的双臂表达出他有多心疼,「乖,我现在不动了,妳忍耐一下,等一下就不会那幺痛了,听话,放鬆好吗?」  「呜……好痛……」她将头埋在汉考克怀裏,疼痛的眼泪还是止不住。  汉考克忍着涨痛,他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等待鲁夫习惯他的巨大。  不久,当鲁夫的哭声渐渐地被呻吟声代替时,汉考克知道鲁夫已经习惯了他的棒子,「嗯嗯……」  「还会痛吗?」吻着鲁夫的头髮,汉考克依旧维持着这个姿势,深怕自己一动,又会让鲁夫更加疼痛。  但被小穴不断收缩夹紧的棒子,此刻却涨痛到不行。  鲁夫在他怀裏摇头,「但是……下面又开始难受了……又开始热起来了……」  「女人的第一次总是会痛的,听着鲁夫,等一下会再痛一下,妳要忍耐喔!现在我棒子被妳的处女膜挡住,我要弄破它,但妳会再痛一下子,很快就不会痛了,妳可以忍耐吗?」还有一半的肉棒还没进去,汉考克想一口气突破这个阻碍他的膜,但他必须先安抚鲁夫才行。  「嗯……」  「要进去了喔!」语毕,汉考克先是把棒子往穴口抽出,在顶端要退到穴口时,汉考克用力往前一顶,冲破鲁夫处女的象徵。  「啊!!唔……」破身的痛让鲁夫大叫起来,汉考克立即深吻鲁夫,让鲁夫疼痛的叫声消失在这缠绵的深吻中。  汉考克一鼓作气冲破处女膜后,很顺利地让棒子整根没入鲁夫的蜜穴中,他的顶端就顶在鲁夫的子宫颈。  汉考克就这样顶着不动,他吻着鲁夫的唇,耐心等待鲁夫的破身之痛消失,这样他们两个才能同时享受交合的美好。  重叠的嘴唇,紧紧缠绕着的舌头,汉考克吻得一次比一次还深,纵使必须忍着下身的涨痛,汉考克还是很享受这样吸吮鲁夫嘴裏的蜜汁。  「嗯嗯……嗯……」鲁夫觉得已经不痛了,但现在却觉得小穴极痒难耐,鲁夫享受着汉考克的深吻,腰却不自觉地扭动。  被鲁夫这样一动,汉考克下腹又更加灼热,「鲁夫,别动!我不想弄痛妳。」分开的舌头牵出许多银丝,两人的眼神尽是迷濛。  「嗯嗯……我好难受……穴穴好痒……拜託你动一动……嗯啊……」  「不痛了吗?」  「喔……嗯嗯……快给我……我好热……求你动一动……」鲁夫摇着头,被慾火焚烧的身体不断扭动,她弓起身子,以身体表示她受不了这种难耐的感觉。  「那我要动了喔!妳就尽情叫出来吧!被外面的人听到也没关係,我会解决的。」抓着鲁夫两边纤细的脚踝,汉考克挺直身躯、摆动腰桿,慢慢地抽送着肉棒。  噗滋!噗滋!  「嗯啊……嗯嗯嗯……好舒服……啊啊……」  硕大的肉棒在蜜穴裏来回抽送,龟头不断刮着壁肉,每一次抽出时,不仅龟头会深深地刮着内壁,也会刮出许多淫水,每一次的插入就会填满鲁夫的空虚,每一次的抽插总会给鲁夫带来快感。  「喔……好涨……你的棒棒……啊!!插得我好舒服……好……好大、好烫的棒子……啊啊啊!!!我还要……」  「吼……鲁夫,妳的裏面,真的好紧,妳夹得我好舒服……」看到这幺抚媚的鲁夫,汉考克再也受不了了。  他把鲁夫的腿掰得更开,双手撑在鲁夫的腰际,将鲁夫的下体固定在自己大腿和手之间,汉考克稍稍挪了一下姿势,开始在鲁夫体内疯狂抽送,「吼嗯……」  「啊啊啊啊!!!太……太快了……慢、慢点……喔啊啊……顶……顶到了……啊啊啊啊啊!!又顶到了!!嗯啊啊……哈啊啊啊……」弓着身子,抓着汉考克的双手,鲁夫放声呻吟,享受着巨大肉棒在体内抽送的快感。  啪滋!啪滋!啪滋!  汉考克的下体不断撞击着鲁夫的蜜穴,肉棒快速抽插的掏水声被鲁夫忘情的呻吟声盖过,被掏出的蜜水不仅将沙发弄得更湿,也更加滋润鲁夫的蜜穴。  听着鲁夫的呻吟,汉考克情慾高涨,摆动的腰际又更加快速了。  「鲁夫,叫我的名字,啊……」汉考克快速撞击着鲁夫的私处,他从来就没有这幺舒服过,鲁夫每一次的收缩都让他快把持不住,但鲁夫忘情的叫喊却是刺激他情慾的迷幻药。  「啊啊啊!!!汉……啊啊……快坏了……啊啊啊!!!汉考克哥哥……啊啊啊……好舒服……嗯啊啊啊……」  噗滋!噗滋!噗滋!  「妳真的好紧……抓紧我的肩膀,我要换个姿势了。」真的是极品,这样的穴夹得他好舒服。  鲁夫听着汉考克的话,抓紧了汉考克的肩膀,汉考克用双手捧起鲁夫的翘臀,他靠着沙发改成坐姿。  噗滋!  汉考克放开托着鲁夫翘臀的手,鲁夫因汉考克突然的放手而用力地坐下去,重量加速度,让肉棒又插得更深。  「喔啊啊!!!顶到了!!」这样的刺激让鲁夫放声尖叫。  「唔!很舒服、很爽吧?」他将鲁夫的脚放在两旁固定好位置,双手又再度抓着鲁夫的粉臀。  「嗯……好舒服……好爽……嗯嗯……」这幺舒服的感觉,好想再来一次……  扭动着腰,鲁夫试图再体验一次刚才的快感,但不管她怎幺动,被汉考克固定的臀部却怎幺也动不了。  「想要更舒服、更爽吗?」  「嗯……我要……汉考克哥哥,求你……给我……嗯……光是这样插着不动,我好难受……求你……」  「那我就让妳升天吧!」  抓着鲁夫的粉臀,汉考克快速上下摆动着身体,在每一次往上顶的同时,双手便会把粉臀往下压,让肉棒被蜜穴吞得更深。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啊啊啊……好厉害……喔啊啊啊!!!汉考克哥哥……我好舒服……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  一次次快速的抽动,一次次重重的撞击,一次次都将鲁夫顶上了顶端。  汉考克不断把棒子往上顶,鲁夫的蜜穴涨得满满的,棒子的顶端不时顶到子宫颈,前端的圆伞不断刮着壁肉,刮得鲁夫一阵阵酥麻,「好麻……麻掉了……啊啊啊……我的裏面……嗯啊啊啊……被刮得好舒服……喔啊啊啊……」  摆动的腰,鲁夫开始迎合肉棒。  被蜜穴吸得紧紧的汉考克抓着鲁夫的腰,把她固定在一个高点,汉考克扭着屁股,让肉棒在蜜穴裏搅了几圈。  「喔啊啊……又麻掉了……裏面好舒服……嗯啊啊……啊啊啊……别搅了……快插我……喔啊啊……」  汉考克一边扭着屁股让肉棒在裏面继续划圈,一边慢慢退出,每一次的搅动退出总会刮出许多蜜水,把整支棒子淋得溼溼的。  「嗯嗯嗯……不要出去……求你不要拔出去……喔喔……裏面好痒……求求你……哈啊啊……求你用力插我……不要拔出去……我会疯掉的……嗯嗯嗯……」带着哭声,鲁夫抵不过高涨的情慾,她哭着向汉考克求饶。  被肉棒刮过的地方好麻,也好痒,她想让身体往下坐,她想将大肉棒深深得插进去,但是汉考克的力气太大了,她只能这样感受肉棒被慢慢的抽离。  汉考克将棒子抽离蜜穴,只留顶端让蜜穴含住,维持着这样的姿势不动,「想要被我狠狠的插吗?想要让肉棒把妳插到高潮吗?」  「想……想被你的棒子插到高潮……求你快给我……嗯嗯……」  「我想要射在妳裏面,妳的子宫做好被填满的準备了吗?」  「不可以……不可以射在裏面……」  「不可以吗?但是我想把妳裏面填得满满的。」汉考克把棒子往裏面插进去一小节后,又慢慢地抽出。  「喔……哈啊啊……不可以……不要……不要出去……」  「还是不可以吗?那我还是自己解决好了。」说着,汉考克真的把棒子完全抽出蜜穴。  「啊……不要这样……求你……」棒子完全拔出,蜜穴强烈的空虚感让鲁夫着急地哭了出来。  看到鲁夫哭着求自己,汉考克把棒子顶端抵在鲁夫的蜜唇,「那我可以射进去吗?」  扭着腰,她感受到火热的棒子抵在自己的小穴,裏面的搔痒已经让她无法顾虑这幺多了,她只想赶快平息蜜穴裏那种搔痒的空虚感,「可以……求你快给我……我裏面好痒……」  鲁夫放弃自己的坚持,只希望汉考克的肉棒可以赶快把她填满,只见汉考克还是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完全不动。  「求我射在妳裏面,求我把妳的子宫射得满满的。」  「求求你……求你射在我的小穴裏面……求你把我的子宫射得满满的……求你全部都射进去……」她真的快不行了,她快疯掉了,蜜穴强烈的空虚让她快疯了。  「很好,我就满足妳的愿望。」汉考克把抓着鲁夫粉臀的双手狠狠往下一压。  噗滋!  肉棒瞬间整根都插了进去,并且开始摆动腰桿,让肉棒继续在蜜穴裏面抽插。  「啊!!!喔啊啊……好……好好……啊啊啊啊……快插我……啊啊……汉考克哥哥……快用你的大棒子……狠狠的插我……喔啊啊啊……小穴……小穴被插的好舒服……啊啊啊嗯……裏面好涨……再快一点……哦啊啊……啊啊啊啊……」  再次插入小穴,汉考克发狂猛抽,他不断撞击着鲁夫的蜜穴,肉壁不断收缩,鲁夫的蜜穴不停吸着他的大棒子。  啪滋!啪滋!啪滋!  不断喷出的蜜液喷湿了两人的小腹。  「哈啊……好舒服,鲁夫,妳的蜜穴又把我吸得紧紧的,妳让我好舒服……」把头靠在沙发上,汉考克整个身体几乎快挺直了,他还是紧紧抓着鲁夫的粉臀狂力猛抽,越抽越兇猛,肉棒越插越深。  爲了不要掉下去,鲁夫紧紧抓着汉考克的手臂,脚撑在沙发上,她挺直了身躯,整个人往后仰享受着这样激烈的撞击。  「啊啊啊啊……好猛……好深……哦啊啊啊……好快……插得好快……插得好深……啊啊啊啊……插得好爽!!啊啊啊……」  鲁夫傲人的双峰随着抽插冲击而上下晃动着,含着巨棒的蜜穴因爲汉考克这样都插送,渐渐得到满足。  蜜穴被肉棒塞得满满的,棒子每一次的进出都插的鲁夫惊叫声连连,「啊啊啊!!好舒服……嗯嗯啊啊啊……再来……啊啊啊啊……好满……啊啊……啊!!」  「嗯啊啊啊……棒、棒子……啊啊啊……又变大了……喔喔喔喔!!好爽!!再用力……喔啊啊……汉考克哥……哥……你的棒子……喔嗯啊啊!!插、插得我好舒服……嗯啊啊啊……不要停……啊啊啊……喔喔啊!!又顶到了……啊啊啊……好厉害……嗯嗯嗯嗯……啊嗯!!真的好……好舒服……汉考克哥哥……啊啊啊……我快不行了……嗯啊啊啊……有……有东西要……啊啊啊……要出来了……」  指甲陷入汉考克的肉裏,虽然很痛,但汉考克更享受肉棒在鲁夫体内抽送的快感。  「鲁夫……妳好棒,妳的小穴好紧、好温暖,妳把我的肉棒夹得紧紧的,让我也快射了,哈啊啊……我要射了,用妳的子宫好好接住它,嗯啊……」  啪滋!啪滋!啪滋!啪!啪!啪!啪!  抓着翘臀的手更加使劲地用力抓着,抽插的速度又不断加快,巨大的肉棒不断快速摩擦着蜜穴的内壁,快速的抽插刮得鲁夫的内壁不断收缩。  「哈啊……我们一起去吧!一起高潮吧!吼!!啊啊啊……」  「啊啊啊!!好麻……穴穴好麻……嗯啊啊啊……出来了!!我不行了!!喔喔啊啊啊……」  「啊啊啊……去了!去了!!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用力往上一顶,汉考克把滚烫的精液全数射进鲁夫的子宫内,射了好多,一波接着一波。------------------------------------(3)  第一波精液射出来之后,汉考克整个人摊在沙发上,他不断喘着气,让肉棒在蜜穴裏继续将子宫射满精液。  达到高潮的鲁夫全身无力地趴在汉考克身上不断颤抖着身体,含着肉棒的蜜穴还在接受肉棒喷出精液所带来的刺激,「嗯啊……好多、好烫……我的裏面好撑,嗯嗯……它还在射……一直不断射进来……喔嗯嗯……」  将鲁夫拥抱在怀裏,他抚摸着鲁夫的后脑勺,汉考克不断喘着气,他感受到鲁夫的蜜穴一直在收缩,把他的肉棒吸得紧紧的,「呼呼呼……鲁夫,妳的小穴还紧紧吸着我不放,我快被妳吸乾了,忍耐一下,快射完了,妳别再夹紧了,我会受不了的。」  整个房间充满着欢愉过后的情慾气息,两人的喘息声不断充斥着整个房间。  「嗯哈哈……它一直射进来……我的裏面好满……已经装不下了……嗯嗯……啊!!好多……塞得满满的……而且又好烫……嗯啊啊!!它终于……终于射完了……我真的不行了……」被汉考克抱在怀裏,她好喜欢这种被呵护的感觉。  刚刚射出的精液不断地从插着肉棒的小穴流出,流出的精液和着淫水沿着肉棒往下流,一滴滴的滴到地上。  搂着汉考克的腰,鲁夫身体的每个部位现在都相当敏感,刚刚登上了最高点,现在她觉得身体软绵绵、轻飘飘的,完全使不出力气。  「很舒服吧?我的表现没让妳失望吧?想不想再来一次?」抱着鲁夫,汉考克脸上尽是满足的表情。  鲁夫终于成爲我的人了,从现在开始,她就是亚马逊‧百合的皇后,我波雅‧汉考克的妻子。  被鲁夫的蜜穴紧紧吸着的肉棒正慢慢地软化,鲁夫的蜜穴太舒服了,真想一直插着不要拔出来。  听到汉考克想再来一次的提议,鲁夫擡起头,手抵着汉考克结实的腹部,她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但是经过刚刚的欢愉之后,已经没有力气的鲁夫并无法撑起整个身体,「什幺!?都已经射这幺多了,你还想再继续?」  「鲁夫,妳不要乱动……唔!」慢慢褪去的情慾却因爲鲁夫的动作,而又高涨了起来。  她柔软的胸脯贴在自己胸膛蠕动着,因鲁夫想撑起身体而抵在他腹部的手又再一次刺激着已经高涨的情慾,「哦!妳这个邪恶的小东西,这是妳自找的!」  高涨的情慾,让刚刚已经射出大量精液的汉考克再次渴望着鲁夫甜美诱人的身体。  原本含在蜜穴慢慢软化的棒子又再度硬挺起来,它慢慢撑开鲁夫紧窒的蜜穴。  「啊!!它又变大了!!你!!啊……」感受到体内的肉棒又开始涨大,鲁夫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嗯啊啊……不要……不要再撑开了……裏面好满……已经装不下了……啊啊……它一直在变大……哦……肉棒变得好烫……啊!!」  再度硬挺的肉棒在鲁夫的蜜穴裏迅速的涨大,当肉棒涨到最大时,顶端刚好抵住子宫颈,龟头在最深处跳动着。  龟头的跳动却不时碰触到子宫颈,这样的小动作却让鲁夫再次惊叫:「啊啊!!棒子在裏面一直跳着……哈啊啊……一直顶到我……嗯啊啊啊……嗯嗯嗯……好舒服……好刺激……啊啊啊……」  「唔!!鲁夫……」抱着鲁夫,汉考克的臀部稍稍扭动,他感受到鲁夫的肉壁再次把他的肉棒夹得紧紧的。  「啊!哦啊啊……你不要动了……人家……人家裏面好难受……啊啊……」  汉考克抱着鲁夫从沙发上站起来,转了个方向,他把鲁夫瘦小的身体擡高,让正有精神的肉棒完全抽离鲁夫的蜜穴。  「啊啊!!!不要动……太刺激了……啊啊啊啊……」  「趴好,抱紧椅背。」他让鲁夫趴在椅背上,双手把鲁夫跪在沙发的大腿掰开,并把鲁夫的粉臀翘高,涔涔的蜜液和着精液沿着大腿缓缓流出。  汉考克屈膝跪在鲁夫两腿之间,他舔了下鲁夫急速收缩的后庭,并把中指插入鲁夫的蜜穴抠弄,「我帮妳把精液弄出来,妳忍耐一下。」  「哦……啊啊啊……不要舔那裏……啊!!不要这样抠……我会受不了的……哦啊啊啊……」仰起头,这样的抠弄让鲁夫舒服地张着嘴放声淫叫,唾液慢慢从她的嘴角流出。  「呵呵呵!妳的叫声好可爱,快让我受不了了。」汉考克站起身,插在蜜穴裏的中指仍然不停地旋转抠弄着,弯下腰,他一手托起鲁夫的乳房玩弄,手指捏揉着乳尖,汉考克俯下头,含住鲁夫的耳垂啃咬着,「乖!鲁夫,让我把精液弄出来,这样等一下做的时候妳才不会难受,妳的子宫也才能继续接受我的精液。」  「但是……啊啊啊……这样太刺激了……哦啊啊啊……可是……这样好舒服……哈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样三重刺激让鲁夫的叫声更加抚媚。  她随着汉考克中指的旋转抽送扭腰,虽然没有被巨棒抽插时那般舒服,但还是让她得到小小的快感。  汉考克不停地抠着鲁夫炙热的肉壁,晶莹剔透的蜜水和乳白色的精液随着他的抠从抽插慢慢流出,没一会儿时间,汉考克整只手沾满了被抠出的液体。  「流了好多出来,鲁夫,妳的蜜穴好热喔!感觉到了吗?它把我的手指夹得好紧,明明才刚被很粗的肉棒插过,却还是这幺紧!鲁夫,妳这个淫蕩的小女人,我爱死妳了。」  「哈啊啊啊……不要乱讲……人家才不淫蕩……嗯啊啊啊……都是你让人家……嗯啊啊……让人家变成这样的……啊……」  「但是妳也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不是吗?很喜欢我的肉棒在妳蜜穴裏狂插的感觉吧?」汉考克故意使点力气,中指用力往蜜穴裏一顶。  「啊啊啊!!还不是你害的……你害人家离不开你的棒子……哦啊啊……你欺负人家……嗯嗯……我一定要告诉罗宾他们……哦……说你欺负人家……说你用你的棒子把人家欺负的好惨……嗯啊啊……」  听到从鲁夫口中喊出其他男人的名字,汉考克加重手指的动作,他沈着脸用非常冰冷的口气对鲁夫说:「不许在我面前叫其他男人的名字,更不许妳在我们做爱的时候心裏想着别的男人!爲了惩罚妳,等一下我会把妳欺负的更惨。」这个女人竟然敢在吸着她手指的时候想着别的男人,不可原谅!  「啊啊啊!!哦哦哦……啊啊啊……不要这样……太刺激了……我受不了了……啊啊啊……」什幺嘛!罗宾也没有像他这样欺负索隆……罗宾对索隆温柔多了……爲什幺他要这样欺负我……  汉考克让整只中指没入小穴,他用另一只手扳过鲁夫的身体,鲁夫蜜穴夹着中指赚了半圈后,身体靠在沙发上,让鲁夫面向他。  把鲁夫的双腿掰得很开,汉考克用一只手和一只脚分别压着鲁夫的双腿,「以后不准在我面前叫其他男人的名字,也不准在我们做爱的时候想着其他的男人,知道了吗?」  现在的汉考克非常吃味,他在吃罗宾的醋,「妳听清楚了吗?鲁夫。」插在蜜穴中的中指狠狠往某个突起的点用力一按。  「啊啊啊!!太刺激了……不要弄那裏……啊啊啊……」鲁夫弓起身子大叫。  「我说的话妳记住了吗?」汉考克缓慢的抽送着手指,他不要让鲁夫得到满足,除非他听到他想听到的答案。  「哦啊啊……记住……记住了……嗯啊啊啊……」  「这样才乖,叫我的名字,从现在起,妳只能叫我的名字!妳的心裏只能有我!」汉考克又停下抽插的动作。  怎幺又停下来了……裏面好痒……「嗯啊啊……汉考克哥哥……不要停……求你不要停……嗯嗯……」  「很好,给妳一点奖励。」语毕,汉考克加入第二只手指,并且快速抽送着。  鲁夫低着头,她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手指在自己的蜜穴裏抽插着,「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汉考克哥哥……汉考克哥哥……哦哦哦……汉考克哥哥……啊啊啊啊啊……」  放开对鲁夫的禁锢,汉考克擡高鲁夫的腿,他要鲁夫自己抱着自己的一条腿,汉考克压住另一条腿,他侧过身更加卖力抽送着手指,弯下腰吸吮着鲁夫的乳头,将鲁夫的乳头吸得更加坚挺,这边吸完换另一边吸,她的乳头上闪着晶亮的唾液。  「啊啊啊啊……下面快被搅坏了……哦啊啊啊啊……汉考克哥哥……好舒服喔……汉考克哥哥……我身体好热……身体一直发热……哦啊啊啊……有东西要出来了……啊啊啊……要尿出来了……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啊啊啊……出来了出来了……汉考克哥哥……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弓起身子,鲁夫放声尖叫,大量的淫水从小穴裏面喷出,喷湿了汉考克的手以及前方的桌子和地板。------------------------------------(4)  抽出湿淋淋的手指,鲁夫的蜜穴仍旧不断喷着淫水,汉考克舔了下湿润的指尖,看着鲁夫,汉考克笑得邪魅:「鲁夫,妳潮吹了,妳看妳喷了这幺多,地上都湿了。」  「哈啊……哈哈……」重重喘息着,鲁夫的身体因爲潮吹而不停颤抖。  「把它舔乾净,这是妳和我的味道。」湿润的手伸到鲁夫的唇前,用还在滴着淫水的手指碰触鲁夫的嘴唇。  鲁夫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眼前的手指,她放开抱住腿的手,抓着汉考克的手又舔又含,她将手指上的淫水舔了乾净,「嗯唔……嗯……」  「呵呵呵!妳真的很棒!该给妳个奖励,不过……」汉考克抽回手指,他环视了週围满是狼藉的环境,「我看要换个地方了,不然没有办法继续做下去。」  汉考克置身在鲁夫的双腿之间,他把滚烫的肉棒抵在穴口,双手压着鲁夫的双腿,「要插进去了喔!」  鲁夫看着抵在自己蜜穴的大肉棒,她自己伸手掰开两边的阴唇,波光粼粼的粉嫩蜜穴被滚热的肉棒抵得不断收缩,「嗯嗯……汉考克哥哥……给我你的棒棒……快给我你的肉棒……」  挺直腰桿,汉考克慢慢地将肉棒插进流着淫水的蜜穴。  咕噜!  「啊……撑开了……进来了……哦啊啊……好大又好烫……汉考克哥哥……嗯……啊……你的肉棒好硬……哦哦哦……插进来了……插进来了……好涨……啊啊啊……」  「唔!怎幺还是这幺紧,才刚被肉棒狂插过,怎幺现在又这幺紧,啊……还没全部进去就被妳夹到快射了……」紧窒的蜜穴夹得他快丢弃铠甲了。  肉棒只插进去一半就插不太进去了,汉考克扭着腰,将肉棒稍稍抽出又继续往蜜穴裏插进,这样的动作反覆做了好几次才将肉棒全部插进去。  「啊……鲁夫,妳的蜜穴好温暖,它把我夹得好痛,妳不要吸得这幺紧!」棒子整根插到最裏面后,汉考克停着不动,享受着被蜜穴吸吮着的感觉。  把手放在汉考克的腰际,鲁夫的蜜穴被肉棒插得惊叫:「啊啊啊……好深好深……裏面全部都好舒服……哦啊啊啊……」  「鲁夫,我们必须换个地方,这裏没办法做了。」汉考克将原本压在鲁夫双腿的手放开,他一手撑在沙发,一手搂着鲁夫纤细的腰,「手抱紧我的脖子,把脚圈住我的腰,我抱妳去床上。」  汉考克俯身让鲁夫能抱紧他的颈项,这样的动作使肉棒稍稍退出又挺进,小小一个动作让抱着汉考克颈项的鲁夫不住呻吟了起来:「嗯啊啊……」  「先别叫得这幺抚媚,我会忍不住在这裏要了妳的。」耳边响着鲁夫诱人的呻吟,汉考克极力压制现在就要了她的欲望,「把脚紧紧夹着我的腰,我们快去床上,我会在床上满足妳的。」  「嗯……」鲁夫紧闭着嘴,她强忍着不叫出来。  她圈紧他的腰的同时,也把肉棒插得更深,鲁夫咬着牙,她把舒服的呻吟声都含在嘴裏,「唔……」  好舒服……她好想叫汉考克现在就插她。  当汉考克将鲁夫从沙发上抱起的时候,地心引力的作用让鲁夫往下坐,将肉棒吞得更进去,「啊……」  两手托着鲁夫的美臀,汉考克大步迈向房间裏面的大床,他每走一步,肉棒便被蜜穴不停吞吐着。  噗滋!噗滋!  淫水随着肉棒若有似无的抽插流出,将汉考克结实的双腿淋湿了,「哦哦哦……好难受……求你快点插我……求你……」  走到大床前,汉考克把鲁夫甩到床上,肉棒瞬间抽出时,还牵出一丝丝的银丝线。  「啊!!」  他扳过鲁夫的身体,让鲁夫以趴着的姿势趴在床上,汉考克站在床边抓着鲁夫的细腰,将肉棒慢慢插进蜜穴裏。  「啊啊啊……这样好舒服……嗯啊啊……比刚刚那样……更舒服了……啊啊……」同样的肉棒插入,不一样的感觉,鲁夫闭上眼,她紧抓着被单享受着被插入的充实感。  当肉棒进入三分之二时,汉考克一鼓作气往前一撞,整根肉棒瞬间插到蜜穴的最深处。  「啊!!!」  用这样的姿势插入鲁夫的小穴,那种紧窒感又跟刚刚的不一样,这样的姿势把他的肉棒夹得更紧,「哦……妳夹得太舒服了,妳表现得太好了,该给妳奖励了,我要开始插了,妳尽情享受我的肉棒吧!」  低吼了一声,汉考克快速摆动腰桿,肉棒抽出又插入,抽插的速度很快,撞击的力道也很大。  肉棒在鲁夫蜜穴裏撞击着内壁的每一处,汉考克的小腹不断撞击着她的粉臀,垂荡在肉棒根部的阴囊随着肉棒在蜜穴内的抽插动作,不停的撞击着鲁夫的花蒂。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太厉害了……哦……插得好快……穴穴……快被插翻了……啊啊啊!!汉考克哥哥……你插得我好爽……比刚刚更舒服了……啊啊啊啊……」  「好舒服……穴穴裏……哦……每一处都舒服到了……啊啊……太舒服了……继续……快插死我了……啊啊啊……」  啪滋啪滋的掏水声随着肉棒的抽插,越来越大声,也掏出更多的淫水。  「喔喔喔……鲁夫……我的鲁夫……妳的蜜穴好舒服……我的肉棒插得妳爽不爽……」汉考克非常卖力的抽送,鲁夫甜美的小穴让他永远都觉得插不够。  「啊啊啊……好爽!!汉考克哥哥!!汉考克哥哥……你的大肉棒插得……插得我好爽……哦哦啊啊啊啊……」  抓起鲁夫两边的手臂,他让鲁夫上半身悬空,汉考克使劲得插,这样的姿势让肉棒插得比刚刚更深了。  「哦哦哦……更深了……大棒子插得更深了……啊啊啊……好棒……好美的感觉……嗯啊啊啊……」鲁夫的巨乳因爲肉棒的撞击,而呈不规则晃动。  「很舒服吧……喜欢这样的感觉吗?啊啊……」  啪!啪!啪!啪!啪!  被肉棒掏出的水像瀑布般的一直滴落在床上。  「好舒服……啊啊啊啊啊……穴穴好舒服……再用力一点……啊啊啊……再用力插我……人家……人家被你插得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汉考克哥哥……哦啊啊啊……我……人家……哦哦哦……人家要高……要高潮了……哦啊啊啊啊啊啊……再插快一点……让人家高潮……让我去吧……啊啊啊啊……」  抓起鲁夫,汉考克让鲁夫的背贴在他的胸膛,他的双手使劲地抓揉着鲁夫的那对巨乳,「哈啊啊……妳就去吧!今天我会让妳高潮不断的……」  「啊啊啊……去了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鲁夫再一次到达高潮,但肉棒的抽插还是这幺兇猛,「啊啊啊……又来了……汉考克哥哥……我不行了……你又把我插到快爽死了……啊啊啊……穴穴……穴穴好麻……啊啊啊……」  抽插的肉棒又再次挑起鲁夫的慾望,鲁夫这次自己扭腰去顶着插进来的肉棒。  「啊啊啊……好爽……来了……我又要高潮了……哦啊啊啊……」------------------------------------(5)  在鲁夫要达到第二次高潮时,汉考克推开鲁夫,将肉棒完全抽离蜜穴。  抽离蜜穴的肉棒还雄赳赳气昂昂地跳动,肉棒上面波光粼粼的蜜水是刚刚激烈欢愉的证据。  「啊……怎幺出去了……汉考克哥哥……求求你给我你的棒棒……」被肉棒撑大的蜜穴还流着淫水,鲁夫泪眼汪汪地哀求汉考克让她高潮。  不理会鲁夫的哀求,汉考克自顾走到床头,他坐在床上,背靠着清凉的墙壁。  大开的双腿中间,那根一直跳动的肉棒不时引诱着鲁夫,汉考克双眼直盯着鲁夫这般抚媚的淫蕩模样,「想要高潮吗?这次妳必须自己来,妳要用妳的小穴去餵饱肉棒,它会带妳一起高潮的,鲁夫。」  汉考克把两三个枕头垫在腰部,他慵懒地靠在墙壁,充满情慾的双眸火热的看着欲求不满的鲁夫,「鲁夫,这次妳得自己来,用妳的热穴来餵饱我的肉棒,妳看,它还在等妳来餵它喔!」  听着汉考克的话,她看着直挺挺的肉棒,晃动的肉棒好似正在跟她打招呼,鲁夫嚥了口口水,眼中的慾火越烧越旺。  身体……身体好热……我要……给我棒子……  鲁夫撑起身体,她往汉考克的所在处爬去。  看着眼前的肉棒,鲁夫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舌头感觉到棒子的热度和上面的蜜液,鲁夫露出欣喜的笑容。  「唔!换妳在折磨我吗?」他完全没想到鲁夫会这样做,汉考克露出相当痛苦的表情,他忍得很痛苦。  听到汉考克的呻吟,鲁夫双腿间的蜜液流得更加氾滥。  肉棒刚刚被鲁夫的舌头这幺一刺激,它更爲兴奋,棒子又爆出更多的青筋。  鲁夫看着这样的肉棒,她擡头看着表情相当痛苦的汉考克,「我想要它,我想要把它插进去,你帮我把它插进去,好不好?」  「鲁夫,我说过,这次妳要自己来,妳自己把它插进去,妳做得到的。」  「可是,我……我不知道怎幺做。」鲁夫无措地看着汉考克。  「我教妳。」汉考克双手插在鲁夫的腋下,将她抱到身前,「妳蹲好,一手握着棒子,把它放在妳的阴唇。」  鲁夫一手放在汉考克的肩膀,她蹲下身,另一只手握着滚热的巨棒,将巨棒的顶端抵在蜜水涔涔的穴口。  「啊……鲁夫……不要握得这幺紧,妳稍微扶着它就好。」当鲁夫握着他的肉棒时,汉考克倒抽了一口气。  「嗯!再来呢?」  汉考克感觉到鲁夫的蜜液沿着棒子滴下来了,「妳慢慢地坐下去,坐到底,知道吗?」  「嗯!」鲁夫身体慢慢往下沈,咕的一声,棒子前端已经插进密穴裏。  鲁夫把原本扶着肉棒的手放到汉考克的肩膀,她一点一点慢慢坐下去,肉棒一点一点被蜜穴吞了进去。  肉棒慢慢插进去,鲁夫一脸满足地呻吟着:「啊……进来了……插进来了……哦……好舒服……」  「把肉棒整根吞进去。」汉考克双手伸到鲁夫胸前揉着她的双乳。  「啊啊……好厉害……你揉得人家好舒服……嗯啊啊……」噗滋一声,鲁夫已经把整根肉棒都吞进去了,「啊啊啊……进去了……全部都进去了……嗯啊啊……裏面好热……好舒服……汉考克哥哥……快插我……哦哦哦……求你……嗯嗯嗯……」  鲁夫的双乳被汉考克又揉又捏,白皙的乳房已经被揉得发红,「妳自己扭腰,会很舒服的。」  她摆动自己的腰,让肉棒在她体内进进出出,动作虽然缓慢,但是每一次的缓慢抽插都让肉棒把肉壁刮得又酥又麻,「哦哦……裏面……裏面每个地方……嗯啊……都刮到了……每一个地方都……哦啊啊……都舒服到了……啊啊啊……」  双手不停揉着鲁夫巨大的乳房,汉考克低下头不断去啃咬、吸吮着乳头,「动作可以再大一点,这样妳会更舒服的。」  咕噜!咕噜!  「嗯啊啊啊……好舒服……但是……啊啊啊……不够……汉考克哥哥……哦啊啊啊……我的穴穴……人家的穴穴还是好难受……嗯嗯嗯啊……啊啊啊……求求你……像刚刚那样……嗯啊啊……像刚刚那样满足人家……哈啊啊……求你……」  虽然自己极力摆动屁股了,但还是没有汉考克插得那幺舒服。  好想……好想再享受一次被狂插的快感……  用力揉着鲁夫的乳房,汉考克下身被鲁夫蜜穴紧紧包覆住的肉棒正涨得难受,他虽然觉得鲁夫这样缓慢的抽插同样让他很有感觉,但就是少了狂插时的快感。  「这幺想要我插死妳?好,就如妳所愿!鲁夫,妳跪好。」  让鲁夫从蹲的姿势改爲跪的姿势,汉考克把她的臀微微擡高,他沈下身子,让自己的背靠在枕头上,肩膀抵着墙壁,稍微弯曲膝盖,汉考克起先慢慢上下摆动着屁股,让肉棒在蜜穴裏抽插。  「哦哦……舒服……汉考克哥哥……好舒服……哦啊啊啊……」这样被插的感觉……真好……  「妳这个放浪的小女人,第一次做爱就让妳爽成这样,哦……我要加速了,这次一定要插得妳说不出话来,哦哦……」抓着鲁夫翘高的粉臀,汉考克慢慢加快抽插的速度,越抽越快,越插越狂。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肉棒快速的抽插把粉嫩的蜜穴插到红肿,阴唇也翻了出来,淫水更是随着肉棒的抽插而喷得更多更狂。  重重的掏水声刺激着两人性慾的感官,「啊啊啊啊……就……就是这样……啊啊啊啊……好爽……又顶到了……啊啊啊啊……汉考克哥哥……哦啊啊啊啊……你把我插到……插到没力了……啊啊啊……好……真好……再来……啊啊啊……」  鲁夫被插得全身无力,她整个人趴在汉考克的身上,环抱着汉考克的脖子,鲁夫舒服地翘着臀享受这样疯狂的抽插。  「唔唔唔……妳也别都不动……动一动妳的屁股……啊……我越来越喜欢妳的小穴了……太爽了……」  在鲁夫摆动着屁股时,在汉考克把肉棒顶上来的时候,他抓着鲁夫屁股的手不断把她的屁股往下压,给鲁夫更大的刺激,「哦啊啊啊……用力顶……顶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穴穴……啊啊啊……好麻……哦啊啊啊啊……太猛了……啊啊啊啊……汉……啊啊啊……汉考克……嗯啊啊啊……哥哥……人家……啊啊啊啊……人家要疯了……好爽好爽……啊啊啊……」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哈啊啊……鲁……鲁夫……我快射了……要射了……哦哦……」大腿和小腿成九十度角,弓起身子,汉考克更加快速把肉棒往上顶,把肉棒顶向蜜穴的深处。  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射进来……全都……啊啊啊……全都射进来……呀啊啊啊……我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哦啊啊啊……去了去了去了……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挺直了身体,鲁夫的蜜穴喷出大量的淫水,她高潮了,被肉棒狂抽猛插到高潮了。  「啊啊啊!!射了!啊啊啊啊!!」汉考克的屁股和背部完全离开床面,他用肩膀和脚撑起整个身体,形成一个下腰的姿势,他把鲁夫整个人顶向空中,让鲁夫双脚离地,只留脚趾抵着床面,汉考克把又多又烫的精液射进鲁夫的蜜穴深处。  不停射着精液的肉棒在蜜穴裏颤抖,汉考克维持着这个姿势一直到精液完全射完爲止。  从高潮到汉考克射完精液爲止,鲁夫整个人一直挺直着身躯,双手撑在汉考克的腹部,她享受着汉考克的肉棒喷出大量的精液,并且把子宫填满精液的感觉。  射完最后一滴精液,鲁夫率先无力地整个人趴在汉考克身上,经过疯狂的做爱之后,体力消耗殆尽的汉考克慢慢将自己悬在半空的身体躺回床上,他搂着鲁夫,两人因激烈的性爱欢愉而不断喘息着。  达到好几次高潮的鲁夫体力终究还是不支,她的眼皮好重,「哈啊哈啊……我好累……我想睡了……」  同样也是体力不支的汉考克,他抚摸着鲁夫的头,一脸满足地道:「累了就睡吧……这样做下来让妳累坏了……睡吧!晚餐时间到的时候我会叫妳的。」  「但是……你的棒子怎幺办……它还插在我小穴裏面……」即使达到的高潮,她的蜜穴还是不停吸着肉棒不放。  「就让它插着吧!睡吧!我也累了,就让我这样抱着妳睡一会儿吧!」一手抓起旁边的被单,他把被单完全覆盖鲁夫的身体。  「嗯……」没了体力的鲁夫舒服地趴在汉考克的胸膛,不一会儿的时间,鲁夫已经沈沈睡去。  听到鲁夫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汉考克知道鲁夫已经睡着了,他浅浅地一笑后,对着一直待在门旁的大蛇萨洛梅命令:「萨洛梅,我累了,先睡一会儿,你守好门,别让那群女人闯进来,也别让那个中将进来,我不想让鲁夫被看到,知道吗?」  大蛇嘶了几声,表示牠会遵守并彻底执行汉考克的命令。  低头轻轻吻了鲁夫的头髮一下,汉考克抱着鲁夫露出幸福的笑容,「我爱妳,鲁夫。」  没一会儿,汉考克也进入梦乡,沈沈睡去。  经过一阵激情后,房间裏没了方才激烈欢愉的气氛,只有熟睡的两人的呼吸声,唯一还透露着欢愉气氛的,就只剩下在被单底下,还插着肉棒的蜜穴、被蜜穴含着的肉棒,以及不时从蜜穴流出的淫水和精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