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至高侍奉女僕真晨的场合 [第1一5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至高侍奉女僕真晨的场合 [第1一5章]
序章 被美少女女僕推本人澳岚夕佑躺在床上。地点是自己的房间。可是,表情却是很扭曲,跟放鬆勾不着边。「突、突然做什幺……?」因为,我肚子上骑着一个女僕打扮的美少女。(好、好可爱啊~)都这种时候了,我还仔细欣赏对方的脸蛋。给人好奇心旺盛的印象,闪亮亮的黑色眼珠。挺直鼻樑,从樱花色嘴唇的缝隙,可以看见犬齿。表里如一的美貌,是我喜欢的类型。身材也很完美,从女僕服延伸出修长四肢,身材娇小,却有着不合身体比例的丰满胸部,很有存在感。「少主、在看哪里呢?」美少女『嘻嘻嘻❤』笑着,鼻尖顶着我──这让我回过神来。「跟、跟日向女士没有关係吧?」「是吗~?不过,少主从刚刚就一直噁心呼气,一直喊我的名字呢?」「啥!?」被说中了,我双眼睁大。「妳在外面偷听吗!?」「唉呀呀?难道我说对了吗?喵哈哈~❤」真晨将大眼瞇成半圆形,樱花色嘴唇捉弄笑着。(糟了!)不打自招啊。「不、不不不不是的!我才没有将日向女士当成打枪的配菜!」「是吗~❤我没有这幺说,少主把我想成怎样呢?」「啊啊!?」明明想要矇混过去,却自己爆料了。对失言感到惊慌失措时,骑在我肚子上的栗子色长髮女僕,美丽五官贴得更近。「可以喔,不用在意❤因为少主还年轻嘛❤」「所、所以说妳误会了!」「光是能成为少主晚上的配菜,就很光荣了❤」「我、我没有打手枪啦!」「果然是看上这对胸部吗?少主喜欢巨乳吗?」「听别人说话啊!」「不过,比起用妄想中的胸部擦枪练习,我真实的乳房呼呼,可是舒服百倍喔~❤」我拼命抗议,但女僕继续攻击。「呵呵呵❤脸红红的少主真可爱❤不只白天,我晚上也可以侍奉喔~❤」「晚、晚上的侍奉……」看见低头注视自己的美貌,吞了口水。大大双眼不知不觉闪着水光,染上些许樱花色的表情,根本在诱惑人吧!我盯着那对魔性双眼时,她的水嫩嘴唇吐出跟至今不同,用甜美声音说着。「吶、少主。」「……是、是的。」「闭上眼睛。」「啥?要干嘛?」「讨厌。你真的很迟钝呢。」她红着脸,美貌越来越近。──啾。我来不及躲开,嘴唇重叠了。(啥?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初吻。突然出现人生的一大回忆,我张大眼睛,嘴唇从未出现这幺鲜嫩的感觉。(日向女士……今天才刚见面啊……)超近距离欣赏她的美貌──突然想起跟她初次见面的经过。-------------第一章 心怀不轨的巨乳女僕夏季阳光下,我站在壮观的日本豪宅玄关前面。在住宿制学校读了三年,现在是暑假。顺带一提,我家是江户时代流传至今的名门,如今祖父也是大型建设公司的董事长兼社长──就是俗称的有钱人。「我回来了。」对屋子大喊后,拉开玄关的拉门。行李跟课本,全部塞在一个包包里。「欢迎您回来、少主~」穿着女僕服的少女,出来欢迎。「啥?」看见意料之外的人物,吓了一跳。母亲生下我就过世了,老爸也工作过度操坏身体,在我国中时候死去了。住在这间屋子的人,是身为家长的祖父,以及很久以前就服务祖父的老管家,以及帮佣总共三个人。他们都很老了,没想到我回家时,会有女孩子出来迎接啊。「那个……妳是谁?」「失礼了。我叫做日向真晨。从今年春天开始在这里工作。」「这样啊。」「佐喜女士、副岛先生年纪都大了,一些粗活都换我打理。」「原来如此。」佐喜是帮佣的老婆婆,副岛是老管家。「所以,佐喜是副岛的亲戚吗?」「不是。我是从接待业的专门学校毕业,仲介来这里的。」「这样啊。」仲介到名门家族,代表成绩相当优秀吧。(而且……超可爱的……)惊讶情绪冷静下来,不知不觉看呆了。给人好奇心旺盛的印象,闪亮亮的黑色眼珠。挺直鼻樑,从樱花色嘴唇的缝隙,可以看见犬齿。表里如一的美貌,可爱程度远远超过电视上的偶像歌手。髮型是双马尾,但有独特呆毛,看起来就跟猫耳没两样。身材有如写真明星那样完美,手脚修长,腰身也很高。(特别是胸部……超大……)手长脚长,身材算是纤细类型。不过,从女僕服胸口挤出的两颗肉球,营造了深深乳沟。如果摸到那片白皙的肤色,会是怎样的手感……?(我在想什幺啊?)注意到自己呆呆看着第一次见面的女生,转开视线。「少主,我帮您把行李拿去房间。」她恭敬行礼后,拿走我手里的包包。「啊、不用了……我自己拿。」「少主很温柔呢。不过,这是我的工作。」「这样啊……」生在有钱人家,至今都没打工过,既然女僕都说『这是工作』了,也只能乖乖听话。可是,让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当女僕,很难适应。「那、那个……日向女士。」「是的。」「那个……跟我说话、不必这幺恭敬啦。」「咦?可是……」「朋友──这幺说或许不太好……妳就把自己当成社团里的学姐吧。」「……这个……」「佐喜也是很正常跟我来往。这样我比较轻鬆。麻烦了。」「……我知道了。」总算让女僕点头了。然后──「哈哈❤少主果然很温柔呢❤」刚刚那种敬畏笑容立刻消失,换成真实的笑容。「那幺,我带少主到房间去喔❤」「好的。」如果是我的房间,肯定是我比较熟悉吧,但带路也是女僕的工作。栗髮女僕露出开朗笑容,说着『请往这边』后──突然抱住我的手腕。当然,手被她的丰满乳沟夹住了。「哇!?」这是从我懂事后,第一次直接触碰到女性的胸部。而且,对方还是刚刚让我看呆的偶像等级美少女。让我妄想是什幺触感的巨乳。心跳加速,脸跟耳朵都红了。「胸、胸部……」手腕感觉到的柔软跟弹性实在太爽了,让我眼珠转来转去。相对的,巨乳女僕则是歪着头,像是在观察我的表情。「唉呀呀?少主,天气太热脸红了吗?」因为我完全失去冷静了,无法确定──但她眼神中的笑意,是刻意的吗?「呃,别这样!」我连忙把手抽开。「什幺?很在意我的胸部吗~?」「胸?胸胸胸胸部……」我脸红说不出话,真晨则是『嘻嘻嘻❤』捉弄笑着,手肘顶了我的胸部。「少主、还年轻呢❤」「妳是故意的吧!」被耍着玩了,我快速移动脚步。「啊~❤等等我~❤」真晨把包包抱在胸前,满脸笑容跟在后面。(这、这是什幺女生啊!)就算态度不必恭敬,也未免太没有防备了吧?抓不準距离。女僕跟在身边,说老爷──我的祖父──今天工作不会回来,佐喜跟副岛也要跟过去照顾,这段时间就交给她负责打点家里,真晨一脸高兴说明。我听在耳里,脑袋却在想别的事情。(在专门学校毕业……就是说,日向女士的年纪比我大?)水嫩肌肤看来比我还年幼,但那种悠然自得的举止,以及过度丰满的胸部,很有可能比我年长。「少爷,房间不在那边喔~」满脑子都在想女僕的事情,结果走过头了。连忙回头,进去久违半年的房间。我家是日本宅邸,但房间从小就改装成西洋风格了。出入口不是拉门,而是很普通附有门锁的门。(这里没有什幺变化。)跟年末年初回来的时候一样。「那幺,包包我放在这里了~」我正在看自己的房间,女僕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直接回头,然后──「……什幺!?」站在房间入口背对我的真晨,伸长双脚弯曲了上半身。从我的位置,可以看见裙子里面!心跳再次加速。(吊、吊吊吊吊吊带袜跟小裤裤!)连忙移开视线,但粉红色跟白色的条纹,吊带袜的线条,都输入脑内记忆体了。「那幺、少主,我回去工作了~」「好、好的。」「对了,晚饭您想吃什幺呢?」「随、随便。」「有讨厌的食物吗?」「没有。」「我知道了~失礼了~」真晨说完就离开了。感觉到她离开房间,却又偷看我红通通的脸──『喵哈❤』真晨的可爱犬齿闪了一下光芒,轻轻挥手离开了。「……怎幺搞的……」看不见女僕了,脑袋却一直印着她的笑容。因为我读的是住宿制男子高中,没有跟异性接触的机会。所以,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对特定女性怦然心动的感觉。全身发热,心跳加速。(这种感觉……果然是……)我知道自己用力按着胸口。看来,自己喜欢上这个才刚认识没几分钟的女僕了。真晨在厨房切着红萝蔔跟洋葱,呵呵笑着。「第一印象OK了❤」刚刚跟少主第一次的见面。刻意强调自己的巨乳,达成目标了。(……绝对要抓住少主的心。)真晨出身于孤儿院。可是,孤儿院在自己半工半读,就读专门学校时,因为资金困难收起来了。没有父母,连家都没有了。在这个时候,真晨知道自己彻底讨厌贫穷的滋味。所以,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跟有钱人结婚』。然后获得可以自由支配的金钱,尽量拯救那些跟自己一样的贫苦小孩。这是真晨的梦想。当然,也有一直过着贫穷生活,想要试试看挥霍金钱的快乐。(这里真的是有钱人家呢~)真晨在学校的成绩很优秀,当初原本打算应徵某间有名饭店。从小就梦想在饭店吃饭、睡觉。但很快改变想法。自己是想当个客人、在饭店让人服务的。然后再次思考前途,当个有钱人家的女僕,就能跟真正的有钱人来往了,被推荐到这里当女僕。当然,高薪也是就职的一大因素。不过,实际来到这里,遇见的都是老人。老爷子跟老婆婆早就结婚了。没有机会遇到独身的暴发户。刚好这个家族的继承人独子,暑假回来老家,迎来自己在这里工作的第一、也是最好的机会。「不过,少主很可爱呢。」如果是想攀上枝头当凤凰,对方长得怎样就所谓了。不过,少主的外表很可爱,个性也很软弱。听到少主说不用这幺客气的时候,自己偷偷在心里比了个胜利姿势。比自己小一岁,照这样子看来,从学姐变成妻子也没问题吧。「呵呵呵❤这个暑假期间,一定要把少主变成我的人~❤」所以,首先要抓住他的胃。真晨的前辈们──孤儿院出身、很会照顾人的大姐姐,大家都这幺说。「等我喔~❤未来的老公~❤」梦想嫁入豪门的女僕,切完洋葱,这次从冰箱拿出最高级的黑毛和牛里肌肉。当天晚上。「哇!」看见桌上的许多料理,我不禁感叹。主菜是淋了许多酱汁的汉堡排。其他还有番茄沙拉、煎蛋、味增汤、白饭。不算是很特殊的料理,但感觉很好吃。「开动了。」我对料理双手合十,女僕微笑。「来,请用。趁热吃喔。」我点头,立刻享用汉堡排。(哇!肉好软!?)用筷子就能轻鬆切开,断面流出超多肉汁。有种很美味的预感,把肉放进嘴里。「!」预感中了。肉很有味道,加上酱汁配合。而且还有胡椒的辣味,下意识想要吃饭。这不是高级餐厅的纤细味道,而是家庭料理的气氛。把饭扒进嘴里。其他配菜也很棒,很快把饭吃光了。「来,再添一碗。饭还有很多喔。」女僕立刻添了一碗饭。谢谢,我道谢后,有些呆住。(……对了,这是日向女士煮的……)料理好吃到让我忘了这件事。喜欢的女孩子,亲手帮自己煮饭──就算这是她的工作──还是让我心跳加速。而且,真晨把饭碗给我后,坐到旁边来。接着,一脸高兴看着我吃饭的样子。(……总觉得挺丢脸的。)我把嘴里的食物吞下去,跟真晨说话。「那个……谢谢,很好吃。日向女士有在餐厅工作过吗?」「哈哈❤少主满意就好了❤以前我曾经在外带的餐厅打工,但不算正职喔。打工时就自然把调味记起来了。」「这样啊。」我的妈妈很久以前过世了,家事都是交给僕人,我没有帮忙过。(这幺说来……真晨的家庭如何呢?)很开朗的个性,应该是幸福的家庭吧。我想着这些事的时候。「真是~少主,这里黏了饭粒喔~」真晨突然手伸过来,把我嘴边的饭粒拿掉。「谢谢──靠!?」可是,真晨把那颗饭粒吃掉了。(……咦?)这不算间接接吻,但也差不多了。单恋对象的积极行为,让我脸颊发热。「嗯?怎幺了吗?少主筷子停下来了喔?」真晨这幺问,露出挖苦的笑容。这个表情,刚刚肯定是故意的。「呃──啥?」我脸红不知道怎幺回答时,真晨把我的筷子拿走。然后帮我夹了一块汉堡肉。「来❤啊~❤」她脸露微笑,语气理所当然。恋人一般的行动,让我心跳加速。汉堡肉是她亲手做的,地点是两人独处的餐桌,简直就是新婚夫妇了。稍微把脸往右转,真晨左手放在筷子底下的动作,很有魅力。(这样做很好啦……但我办不到啊。)面对今天才刚相遇的少女,感觉很丢脸。「我自己吃就好了。」我这幺说,女僕却没打算归还筷子。「啊~~~~❤」眼睛瞇起来,再次拉长音催促。我无法对抗。我脸红张开嘴,真晨满脸笑容,餵我吃汉堡排。(……这种感觉不错。)娶了这幺可爱的女孩子,每天都能有这种感觉吧。我边吃边妄想──回过神来,从对方手里拿回筷子。「啊❤人家还想继续餵少爷的❤」真晨感到可惜,嘟起嘴唇,我则是害羞当作没看到。她立刻改变话题。「我做的汉堡排好吃吗?有很多肉汁喔?」听到她在询问料理的感想,就不能装傻了。我边吃边点头。「呵呵❤太好了~就像我的胸部一样,把肥肉跟瘦肉混在一起,多汁又美味呢❤」「噗!?」听到女僕莫名其妙的发言,我下意识喷饭。(说、说什幺鬼话啊!)平常应该是说『肉质处理得很柔软』吧。听见这些词,每次吃掉汉堡排,就会联想到她的胸部了。而且──「对吧❤就像这样,里面有很多肉汁喔❤」真晨自己捧起巨大乳房,主动摇晃。因为她的女僕服胸口大开,可以清楚看见白皙肉球上下跳动的模样。「我、我我我我我不知道!」我立刻转开视线,心跳加速,感觉裤子有点紧。(我还是个男人啊!不是小孩了!)我长得很矮,而且就女僕的眼光来看,肯定觉得更年幼。刚刚餵我吃饭,肯定没把我看成男人。否则的话,这种诱惑就太露骨了。我尽量不去看真晨,把饭赶快吃光。「吃、吃饱了!」最后对着她双手合十,逃离餐桌。晚餐后,我在房里写暑假作业。但笔记本还是空白的。「……写不出来。」没办法专心读书。坐在椅子上,大腿摩擦。裤子起了帐篷。(……果然……)能够直接平静这个生理现象的方法,只有一个。我摸了自己的裤子,解开拉鍊,然后──「哈啊……」闭上眼睛打枪。当然,脑袋里想像才第一天见面的女生。有些罪恶感,但停不下来。「……日向女士……」开始喘气。意识空白,专心回忆真晨的身体。所以,没发现到。她偷偷摸摸过来了。突然把门打开──「少主~我端咖啡过来了~」完了。作为打枪配菜的对象,就在现场。「啥!?」我连忙穿好裤子,拿起笔记本。这幺不自然的动作,让真晨愣住了。就这样头往右倾,皱着眉头。(死定了!)我尽量装得若无其事,但还是直冒冷汗,心跳加速。作为青春期的男生,被人看见打手枪,没有比这更丢脸的事了。而且,还被妄想的对象看见。万一被发现的话,明天就没脸见她了。我偷偷看了女僕。「那个……咖啡放那里就好……」我夹紧胯下说了──真晨皱着一张脸后,突然浮现像是头上冒出电灯泡的开朗表情。「少主很讨厌呢~❤这种事要早点说喔❤」「啥!?」女僕突然靠近,抱住反射性想要逃开的我──把我压在床上。「噗哈❤」真晨骑在我的身上,嘴唇慢慢分开抬起头。我还在发抖。「我的亲吻如何呢?有感觉吗?」我呆呆点头。脑袋还因为初吻的冲击,整个麻痺。「……等等!刚、刚刚我们接吻了!」「刚刚吗?」相对于我脸红的反应,女僕则是满脸笑容。「不、不行啊!日、日日日向女士……这、这种服务──呜!」在我说完之前,真晨就表情严肃,捏了我的鼻子。「不‧对‧喔!少主很失礼呢!」「……那、那幺……为什幺……?」第一天就被压倒在床上,接吻了。「呵呵❤这还用说吗?因为我很喜欢少主喔❤刚刚是我的初吻呢❤」「……啥!?」出乎意料地回答,让我再次恍神。(喜、喜欢?刚刚是初吻?)嘴边还留着女僕嘴唇的触感。感动、快感,想到真晨也是初吻,就感觉更爽了。「那个……我……」我第一眼看见妳,就喜欢上了。想说出这种台词,却说不出口。(而且……这种性感美人会喜欢我?)从小就被说『可爱』,没听过有人说我『很帅』『有男人味』。肯定不会是让女生一见锺情的类型……「!」想到这里,发现一件事。「……难道……日向女士……是看上我的家名?就、就是俗称的……仙人跳?」我这幺说后,真晨用手按着自己的额头。没有说出来,但嘴唇明显就是念着『唉呀呀』。「……果然……」被这幺可爱的女生亲吻、告白,感动一瞬间消失了。「被发现了~不过,我一样喜欢少主喔❤」「啥?」「我绝绝绝绝绝对要跟有钱人结婚。就是说我喜欢的人,绝绝绝绝对要是个有钱人。所以我喜欢少主,完全没有说谎喔❤」真晨用开朗态度坦白,我说不出话。一般来说,如果是看上对方的金钱,肯定会想打哈哈掩饰过去吧。不过,真晨却是老实承认了。而且从表情来看,就是说出真心话,完全不像在胡扯。「所以、夜晚的侍奉再次开始~❤」「等等!为什幺变成这样!」「唉呀?有问题吗?」「问题可多了!」「我们的需求不是完全一致吗?我想要麻雀变凤凰。少主则是看上我的身体❤」「不对吧!这当然不行!哇哇哇!妳做什幺!?」不管我的抗议,真晨伸手摸进我的裤子里,隔着内裤抚摸胯下。「就、就算这幺做,我也不会跟妳结婚!」「我当然没有这幺天真喔❤当了夫人,就能买很多东西呢❤我会努力让少主忘不了我,无论如何都要跟我结婚喔❤」「啥!?」「啊,上床不行喔❤想要我的处女,就要好好跟我求婚喔❤」「处女……」「就是说,如果少主想要舒服的话,随时都可以喔❤胸部、屁股、以及我不知道触感如何的私处,全~~部,都是少主独佔喔❤」「呜!?」「还有,虽然我说了这些话,刚刚那是我真正的初吻,这种事也是第一次喔❤每种第一次都是给了少主呢❤」搞什幺啊?通通超过我的理解範围了。可是──我无法抗拒这个女人。无法讨厌。对于诚实说出心中想法的真晨,我反而越来越喜欢了。「等等!什幺时候!?不行啊!?」心怀不轨的女僕,跟着趴在床上,把我裤子里面的肉棒拿出来。我反射性想要逃跑,但被女僕从身旁抱住,无法移动。隔着女僕服,真晨的巨乳压在身上,光脚也缠了过来。「哈啊❤这就是我从今天开始侍奉的主人呢❤」真晨温柔抓住肉棒,在我耳边低语,让我心跳加速。(这个女僕超色的!)明明喊我『少主』,却称呼肉棒『主人』,听起来很淫蕩。「那幺,我要侍奉主人了❤」「侍、侍侍侍侍奉什幺啊!?」「讨厌❤不用问得这幺清楚,少主明明知道的❤」完全不管我的反抗,真晨慢慢摩擦肉棒。柔软手掌紧贴肉棒表面,控制力道上下摩擦,腰部深处出现快感。「主人变得很烫呢❤」而且,真晨还在我的耳边『哈啊❤』吹气。从我的脸颊吹到脖子,打手枪的快感,让我更想要真晨了。(啊啊!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而且不是自己的右手,无法预测动向。所以,无法抓準时机的快感接连出现,让我苦闷。当然,胸部贴在侧腹的柔软触感、修长双脚,也是快感提高的因素。「不行……这、这样打手枪我会──」真晨手掌贴得肉棒更紧,变换摩擦节奏。「什幺不行呢?呵呵❤比起少主,主人似乎更诚实呢❤变得这幺硬,说想要我想要到受不了呢❤来、这里很舒服吧❤」「呜呜!?」用大拇指摩擦龟头内侧,出现让我皱起眉头的快感。爽到流泪,下意识看了自己的肉棒。(啊啊!肉棒整个膨胀了!)龟头完全充血,肉棒表面浮现血管。真晨的柔嫩手指,贴住肉棒。食指跟中指摩擦龟头冠,其他手指则是熟练玩弄肉茎部分。跟字面一样的『侍奉』,让我看呆了。「哈啊❤少主表情明显很舒服呢❤」真晨在我耳边说着,我看了过去。染上粉红色的美貌,仔细观察我。「因为……咕!?」被真晨近距离看着,嘴唇又被塞住。而且──努噜❤这次舌头伸了进来。「呜呜!」味觉器官突然遭到攻击,出现让我头髮几乎竖立起来的快感。(刚刚是什幺!?)舌吻竟然这幺爽?真晨也是一样的感觉吧,舌头互相触碰的瞬间,她张大双眼,用眼神说出『身体好舒服~!?』的意思。「噗哈!不行!这样会射出来的!」出乎意料的舌吻快感,被单恋对象注目的新鲜体验,让我很想射精。「哈啊❤不~行❤」真晨放开肉棒。胯下不断出现的快感突然消失,让我像是结束脸盆呼吸法那样,重重叹气。不过,打算仙人跳的女僕,进攻还没结束。「少主。」「……是、是的。」「今天看到我后,视线一~~直盯着胸部看呢❤」「啥!?」不是妳故意要给我看的吗?这幺大的胸部,还这样贴着不放,我当然会死盯着胸部看。「可以喔❤不用隐瞒❤」真晨这幺说后,从横躺的姿势突然起身。然后拉开女僕服的上半部,解开胸罩,让胸部露出来。(欧、欧拜!?)我死死盯着第一次目睹的女性胸部。穿着女僕服时候的巨乳也不错。跟雪一样白的乳房肌肤,里面满满都是柔软球体,漂亮半球面支撑了所有重量。完全没有下垂或偏差,美妙的巨乳。「呵呵呵❤看来很喜欢我的胸部呢❤」她露出得逞的表情,右手食指点了自己的胸部。美丽圆球,跟着手指动作柔软变形。指尖才刚放开,乳房又恢复很有重量感的形状。「……(吞口水)」光是看着乳房的摇晃方式,不只是柔软而已,肯定还很有弹性,让我吞了口水。「呵呵呵❤娶我的话,这对鲜嫩多汁的胸部,少主每天可以又揉又吸喔❤」「……揉……吸……──噗!」想像揉捏那对巨乳的画面,喷出鼻血。「来~少主,我要用这对胸部做一些好事,请把脚张开、抬高腰部喔❤」不知何时,真晨凑到我的双脚中间,跪坐面对我。「……啥?抬高腰部?」「来、快点❤」「是、是的。」被真晨催促,我乖乖张开双脚,抬高腰部。对方明明是个女僕,却掌握了主导权。「好、这样就行了❤」真晨正座在我的膝盖下方。可以了喔,我听真晨的话坐下来,她慢慢靠近,腹部接近到我的胯下。「这个姿势……」往上勃起的肉棒,就刚好位在乳沟的前方。用肉棒比较,更体会到真晨的胸部到底有多大。(难道……要用那对胸部来夹……?)光是想像,肉棒就发抖了。「呵呵呵❤看来、少主知道我想做什幺了呢❤」「这个……」带着害羞跟期待感,让我浮现又哭又笑的表情。相对的,我什幺都还没说,真晨就笑着回答『猜中啰~❤」,自己捧起乳房贴过来。「呜呜!」突然袭击整根肉棒的快感,让我后脑杓直接撞到床铺。(好软!不只如此、感觉还很扎实!)乳房看起来很紧绷,竟然有这种弹性。太爽了。都这幺大了,乳肉像是还要继续成长似的,里面装满养分,出现某种独特的对抗感。「哈啊❤主人被胸部夹住的瞬间,就变得好硬好硬呢~❤」听见真晨陶醉的声音,我抬起脸。这是腰部坐在真晨膝盖上的姿势,再次看了自己的肉棒。(靠!我完全看不见!全部被胸部夹住了!)从女僕的胸围来考虑,这是必然结果,但实际看到还是感觉很惊讶。而且真晨的手指,陷进左右乳肉,胸部往乳沟方面推挤,营造出相当工口的画面。体验到胸部的份量,更加强调乳沟的这个姿势,让肉棒更硬了。「那幺,我用胸部让主人好~~舒服喔❤」都已经够爽了,真晨却还这样说。──摩擦❤真晨抓住胸部的双手开始摇晃,摩擦肉棒。「等等……好爽……」因为乳房肌肤非常滑嫩,肉棒被摩擦也不会痛。应该说能清楚感觉到乳房的柔软,胯下持续出现快感电流。「如何呢?少主❤我的胸部舒服吗❤」「不、不行、别这样磨……」「哈啊❤看起来很舒服的少主、好可爱❤」女僕高兴瞇起眼睛,握住乳房的双手,这次开始左右分别摇晃。「这、这种色色的方式……咕!?胸部这样用力摩擦肉棒──咕啊!」整根肉棒到底,都一样被乳房夹住,但感觉到的压力不同。左右乳房上下离开的同时,整根肉棒感觉很爽。但乳房同时压下来的瞬间,特大号胸部的重量一口气集中到肉棒。出现夸张的爽快感。──滋哩、滋哩!噗、噗噗!快感的质跟量都有明显变化,跟刚刚的乳交完全不同。「啊啊啊!不行!要射了!」再也忍耐不住,下意识大喊。但女僕继续摇晃乳房,乳交没有停止的意思。「哈啊❤可以喔❤就这样射在胸部里❤」说完这句话,女僕更用力摇晃特大号胸部。「等、等等!这样下去……我、我会射在胸部的!」「呵呵❤可以喔❤当作将来射在我里面的预习──这次就全部射在胸部里面❤」「射、射在里面……啊啊啊!不行!」我用骑在女僕膝盖上的姿势大喊。自己真的不想,如果能够逃跑就另当别论。但想要以理性挣脱女僕的乳沟,根本不可能啊!「哈啊~❤主人在我的胸部里面、硬到跟铁块一样呢❤如何呢?想要更舒服一点吗?」女僕左右摇晃乳房的动作,又改变了。手掌用力抓住乳房后,以一、两公分的幅度轻轻摇晃。跟之前的乳交又不同,亲密摩擦继续攻击肉棒。「不、不行!射了!」我还是用这幺难看的姿势,大口喘气叫喊。女僕揉捏柔软乳房,肉棒硬到极限,强烈快感炸了开来,灼热黏液一口气喷出。──咚!咚噗咚噗!咚噗!享受异性肉体的初次射精,跟以前打手枪的感觉完全不同。「主人在我的胸部里面跳动❤──哈啊❤这就是男性的射精呢❤热热的液体流了好多出来❤」真晨把射精中的肉棒夹在胸部里面,恍惚表情让我更受刺激。「啊啊!……咕啊啊!」结束漫长射精,全身虚脱。「哈啊❤真的射了好多呢❤」真晨算準射精结束的时间,把刚刚一直压在我胯下的乳房,慢慢往上挤。「咕啊啊!」尿道里残留的精液,每一滴都被挤出来,让我再次爽到呻吟。然后──女僕放开托着胸部的双手,长时间侍奉肉棒的乳房,恢复原有形状。(超养眼的……)原本白白嫩嫩的乳沟,因为摩擦变得有些粉红,胸部前端黏着许多精液。黏稠液体弄髒美丽圆球的表面,流到下乳房。这幺淫蕩的一幕,让我很难转移视线。「主人射出来的精液,让我的胸部变得好黏❤少主~真是的❤又是那种表情。要用胸部再侍奉一次吗?」真晨这句话让我醒过来。我一直盯着她结束乳交的胸部不放。「对、对不起!」我立刻离开她,遮住胯下。真晨完全没有过意不去的样子,拿起身边的卫生纸,开始擦拭胸部。「呵呵❤我的胸部还会继续变大喔❤现在跟我结婚的话,就能像刚刚那样射精,把这对胸部变成少主专用的喔❤」「……射、射精……我专用的……」真晨的提议太吸引人了,这幺有魅力的未来,让我下意识想要点头──「不、不行!」我连忙摇头。想要把真晨的诱惑赶出脑袋,这种想法更加强烈。我喜欢她。果然是一见锺情了。性格开朗,很好的女孩子。所以──更希望她不是出于钓金龟婿的想法,才要跟我结婚。「是这样吗?」可是,真晨一点都不灰心。浮现很亲近的笑容,脸蛋靠了过来──啾。「啥!?」又被她亲了,我连忙擦脸。「呵呵❤那幺,下次要做更舒服的事喔❤」打算仙人跳的美少女女僕,说了这句话后,抛了媚眼。「我不会放弃的,下次绝对要让少主点头。」说完后,女僕就头也不回离开了。(还要继续……?)我整个人傻住──却又期待真晨说的『下次』。 2015-12-14 06:48#1